优德官网中文版 工作总结工作报告工作计划演讲稿自我鉴定思想汇报心得体会 述职报告实习报告 公文书信 职场知识 范文大全 资源下载
优德官网中文版 >

优德娱乐w88苹果手机版:范文大全

> 公文书信 > 道歉信 > 正文 优德网手机站

毕福剑微博发道歉信

时间:2016-01-31来源:优德官网中文版

优德官网中文版

要围绕“八个一”开展活动,并因地制宜拓展活动形式和内容。2015年,省教育厅会同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等五部门联合下发了《关于深入开展中小学健康促进学校创建工作的通知》,制定了《江苏省中小学健康促进学校创建标准(2015版)》,将《学校食堂食品安全管理操作指南》《学校食堂从业人员上岗卫生知识培训基本要求》等涉及学校食品安全的要求纳入创建标准,建设工作写入《省政府关于深入推进“健康江苏”建设不断提高人民群众健康水平的意见》。

相关热词搜索:毕福剑道歉信全文 毕福剑视频微博 毕福剑骂毛主席的视频 团队道歉信

篇一:毕福剑道歉的错与罪

毕福剑道歉的“错”和“罪”

4月6日,中央电视台主持人毕福剑在私人宴会和朋友言谈中对毛泽东出语不敬,被要求道歉。4月9日毕福剑发微博道歉:“我个人的言论在社会上造成了严重不良影响,我感到非常自责和痛心。我诚恳向社会公众致以深深的歉意。我作为公众人物,一定吸取教训,严格要求,严于律己。”那些要求毕福剑道歉的人,是因为他有“错”还是因为他有“罪”而逼他道歉呢?毕福剑自己又是在为自己的“错”还是“罪”在道歉呢?

在中国,许多人对错和罪的感觉和观念是紊乱的,因此长期处于一种难以自拔的失调状态。一方面是没有罪而被强迫认罪,最后觉得自己真的有罪,处于完全被外力洗脑、操控的状态。另一方面,却在有罪的时候良心并没有什么不安,根本不觉得有罪。不该觉得有罪的时候觉得有罪感,这是一种心理疾病,诱发和造成的因素往往在外部。同样,该有罪感的却没有罪感也是一种心理疾病,诱发和造成的因素也往往在外部。

心理学把该有罪感却没有罪感称作为“精神变态”(psychopathy)。精神变态是指对他人造成了伤害后不仅没有罪感或悔意,而且还振振有词地有一套辩解的说法。例如,2012年,在北京的保钓游行活动中,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韩德强因观点不和,两次打一名80多岁老人耳光,当时就称这位老人是“汉奸”。如果他在内心完全不觉得年轻人打老年人是一桩罪过的话,他就无需把那位老人说成是应该挨打的“汉奸”。在他的辩解中,打老人成为一件理智(其实可能只是情

绪)告诉他应该去做的事情。而在事后,他仍然拒绝悔过,还是把错误责任完全推到被他打了的老者身上。心理学家埃里克·伯恩(Eric Berne)称这种反社会的道德感为“道德精神失常”(moral insanity),认为是完全丧失了罪感的结果。但也有不同意这一说法的心理学家,如派屈克·卡斯门特(Patrick Casement)便认为,精神变态者

(psychopath)在下意识中还是有罪感的,他们为自己多方辩解,把责任推到被伤害者身上,正是为了摆脱这种罪感的重负,以求得内心的释然和解脱。

毕福剑表示,他觉得需要向“社会公众致以深深的歉意”,然而,并不表示他就真的在自己心里觉得内疚。前一个是“错”,后一个才是“罪”。他的道歉只是表示“懊恼”和“后悔”(regret)——做了不该做的事情,而不是做了另他的良心不安的事情。在这个意义上说,他并不真的有罪,社会也不应该认为他有罪。

法国哲学家里克尔(Paul Ricoeur)在《恶的象征》(Symbolism of Evil)第三章“有罪”中说,有罪(或罪感,guilt)不等于有“过错”,这是因为涉及过错的仅仅是“惩罚”,而“有罪”则包含了三种可以区别的意义:“从伦理—法律方面考虑惩罚与责任的关系;从伦理—宗教方面考虑微妙审慎的良心;以及最后,从心理—神学方面考虑深受诅咒和谴责的良心。刑罚以古希腊方式合理化,伦理意识以犹太方式内在化和细腻化,人的苦恼意识以保罗教义方式受辖于律法和律法书——这些都是有罪概念所具有的三向分离的可能性。”

对缺乏基督教宗教信仰的人们来说,这三者的关系中,最突出的也许是“古希腊人的合理性”与“犹太教徒与基督教徒的宗教狂热”之间形成的差别。在理性的罪感中,没有伦理—神教的契约,也就是说,在人们的观念中没有上帝与人之间的那种人化个人关系和盟约。因此,罪是可以在城邦中起诉的,起诉一个人,根据的是城邦中绝大多数人的伦理观。当然,这个过程仍然可能包含某种宗教意识,因为城邦保留了“供神”的大事;它在古典时代还保留祭神事务,以致不义一直与不敬神同义。反过来,在希腊说到不敬神,乃至不洁,也总与不义有关。无论从哪一头开始,纯洁、神圣和正义这三个要素在古典时代鼎盛期都是不断相互渗透的。这样的伦理来自于绝大多数人的“自然本能”,也就是直觉的道德良心。

弗洛伊德把罪感看成是“自我”(ego,理智)与“超我”(super ego,良心)之间交战的结果。良心是一种直觉,例如,凡是人都会在良心里把“弑母”、“弑父”、“杀人”视为一桩罪恶。而理智则是辩解和推理的过程和结果,理智可以与良心相对立,压倒良心,但并不能消除良心,结果便产生了罪感。

例如,一个名叫张红兵的前红卫兵在“文革”中揭发母亲方忠谋在家中发表了支持刘少奇、批评毛泽东的言论,和他父亲、弟弟一起向政府举报,后来方忠谋被枪毙。张红兵的舅舅方梅开回忆,张红兵父子俩与自己的姐姐起争执的那个晚上,他和张红兵的弟弟也在场。他说当时听到父子俩要去检举,很着急,还曾跑出去找人希望劝说,结果他们还是举报了亲人方忠谋。可以设想,张家父子在举报时不会完

全没有犹豫,而这个犹豫便是产生于良心与理智的交战,理智占了上风。但是,张红兵一辈子摆脱不了罪感。2011年9月,他向安徽固镇县有关部门提出,希望将母亲的墓地(遇难地)认定为文物。未成功。他又将有关部门告上法庭。2013年3月底,他的二审判决仍然是败诉。他的努力是向母亲公开忏悔的一种方式,希望以此来洗涤自己的罪过,他这个努力的象征意义大于实质意义,努力本身比努力的结果更加重要。

弗洛伊德不同意把“罪感”仅仅看成是害怕上帝对做坏事的惩罚。这是因为良心对一个人的错误行为有谴责的作用,就算上帝不惩罚,良心也在惩罚他。张红兵的忏悔。先决条件是他还有良心,而不是他害怕上帝的惩罚(或“天谴”),或者他想从忏悔来得到好报。人们常说的“天谴”或“有好报”预设了一个赏罚分明的神,并把“罪感”与惩罚联系并等同起来。里克尔和弗洛伊德显然都不同意这种观点。

张红兵的母亲方忠谋在“文革”中遇害,一个严重的教训便是那时候的人把“有罪”(与良心有关)与“有错”(由政治或法律决定)完全混为一谈。一个人政治上“有错”,别人和他自己都会觉得“有罪”,他也会被迫或自愿地“认罪”,碰不碰就是“罪该万死”、“死有余辜”。将“有罪”混淆为“过错”会对人造成心理伤害,使得罪感脱离个体自己内心的善恶或是非分辨,而以别人的眼光来看待自己的行为。

这种罪感很容易被个人或权力利用,变成控制他人的手段和工具,对他们造成极大的心理压迫和摧残。例如,有的孩子因为父母期望过高,达不到父母望子成龙的要求,终生在内心埋藏着罪感。又例如,

权力统治可以用逼迫一个人觉得自己有罪,并以此来证明他有罪。心理学家勒斯·帕洛特(Les Parrott)称此为“错误的罪感之病”(the disease of false guilt)——“错误的罪感让你以为你所感觉到的就是真实的”,如果你觉得自己有罪,那你就一定是有罪。

因此,可以用强迫一个人深挖灵魂、深刻反省、剖心洗脑,逼迫他不断写自我检讨的办法来让他觉得自己有罪,并以此确证他事实上有罪。这种以感觉证明事实的定罪方法给当事人带来的不是纾解和解脱,而是焦虑和癫狂。“文革”中无数人被逼疯,就是这种情况。有了“文革”的无数教训,今天对待毕福剑事件,应该严格分别有“错”和有“罪”,政治的正确不等于道德的正确,不能分辨这两种不同正确的社会定会是一个陷入焦虑和癫狂而不能自拔的社会。

篇二:毕福剑的道歉应该重写

4月9日晚,在攻击伟人和英雄的视频曝光并持续发酵几天后,毕福剑终于不在沉默了。其个人微博发了一篇道歉博文:

我个人的言论在社会上造成了严重不良影响,我感到非常自责和痛心。我诚恳向社会公众致以深深的歉意。我作为公众人物,一定吸取教训,严格要求,严于律己。 看罢此文,笔者以为,寥寥数语的道歉,不深刻、不诚恳。

首先,通篇道歉没承认自己的错误,却就所谓的不良影响进行道歉。在被曝光的视频中,毕福剑用极其肮脏的语言攻击毛泽东,用诬蔑的口吻攻击英雄,用挑衅的语气袒护地主。所有这些,都严重地伤害了广大民众的感情。

其错误在于,一是颠倒黑白,恶意攻击;二是在参加宴席的宾朋尤其是外宾面前如此攻击,不仅是哗众取宠,更是献媚;三是不顾及公众人物形象。

既然是道歉,毕福剑就应该先承认自己所犯的错误,然后才是就其错误本身及此事所造成的恶劣影响进行道歉。

其次,通篇只向公众道歉,没向受其攻击的伟人与英雄忏悔。如前所述,毕福剑是在攻击伟人与英雄的同时伤害了民众的感情。

对于民众,毕福剑理应进行道歉,而且,其道歉不应是简单的72字微博,而应该发长文或发视频。

对于被其攻击的伟人和英雄,毕福剑应在道歉文章中进行深刻的忏悔,并以自己作为反面教材,警醒他人。

第三,没有详细说出今后该怎么做。道歉结尾,毕福剑称,“我作为公众人物,一定吸取教训,严格要求,严于律己”。

可以说,如此冠冕堂皇的话,说了也就说了,不仅不能服人,恐怕连他自己的不会在意。 吸取教训,吸取什么教训?是今后吃饭时先收光所有摄像器材吗?是不在公众场合攻击改在家里或更隐秘的地方攻击吗?

严于律己,“律己”什么?是不乱说话吗?还是尽量少参加社交活动?

笔者以为,毕福剑的道歉应该重写,应该深刻地认识自己的错误,真诚地反省,向被攻击的英魂忏悔,向受伤害的民众道歉,从灵魂深处改造自己的价值观,并在今后的人生历程中践行。 毕福剑的道歉应该重写

篇三:毕福剑 深航:公开审判和粗暴人肉

毕福剑 深航:公开审判和粗暴人肉

摘要 : 毕竟,你吐出去的一口唾液,射出去也许就是能杀人的一颗子弹。这是个人人都可以当法官,人人都可以表演正义化身的年代,也意味着人人都可能成为嫌疑人,人人都可能成为深航的刘xx。

毕福剑事件,我们可以理直气壮的谴责视频发布者(告密者)。告密者分不清公私边界,如果他是觉得好玩而随意上传,那么他的天真就已等同于缺乏常识的愚蠢。如果是主观恶意故意陷毕福剑于困境当中,那么他的无耻就越过了道德的底线。

除了谴责告密者,一些网友乐此不疲的另外一个游戏,就是寻找、人肉和审判告密者。借着正义之名,毕福剑的一众饭友们都被公布于众,除了受害者本人,其他的十几个人,仿佛人人脸上都打着”犹大“的烙印,名单如下:

第七、九、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十届全国人大农业与农村委员会委员、空军原副司令员xx中将及夫人;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著名国画大师姚xx;武警部队高级技术职务评审委员会主任韩xx少将;国务院办公厅行政司原副司长王xx;乌克兰驻华大使馆大使助理莎xx;中华志愿者协会综合办公室副主任xx;中华志愿者杂志常务副社长xx;央视毕福剑外事助理、白俄罗斯文化联盟中国首席代表刘xx;乌克兰驻华大使馆新闻官、二等秘书、舍甫xx;中华志愿者杂志副主编许xx;央视星光大道优秀歌手郭xx;著名书画家、中国画虎十大名家xx;著名写意书法创始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刘x;著名慈善企业家、甘肃盛鑫集团董事长余xx、助理余x、公司副总赵xx;慈善企业家、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财经频道新闻中心副主任陈xx;中国部长将军书画院秘书长高x等三十余人应邀出席。

这一串串有名有姓有职业有单位的名单一列出来,是不是显得这个网络侦探特别的专业和精明,堪称网络界的福尔摩斯?

且慢,福尔摩斯调查的全是杀人偿命的刑事案件。而且,就算是有一大堆嫌疑人,福尔摩斯有没有权利把嫌疑人名单公布于众?!

再来看看这20人名单中,勉强能够称得上公众人物的也不过两三个,其他多数都是普通人,他们是不是应该有遭受人肉的责任和义务?

当我们谴责毕老爷的告密者的时候,这些人肉晚宴名单的人,难道不是另一个凶险的物种?!

当毕福剑事件被国内被广泛报道,还成为国外媒体关注的热点,比如上了英国著名报纸《金融时报》的头版头条,每一个饭局当事人都亚历山大,距离耻辱柱只有一步之遥。

退而求其次,这些名单真的准确么?关于晚宴名单,有多个看似都很真实的版本,并且传播者众。其中一个版本,中国美协主席刘大为也名列其中,并将刘大为身着军装的照片粘贴其中,还煞有其事对加上“刘大为在现场为其喝彩鼓掌”等图注。但是4月9日,中国美术家协会在其官网公开辟谣,声称,刘大为与毕福剑素不相识,4月8日,刘大为本人在内蒙古扫墓,并未参加过毕福剑的任何饭局。

这份声明并没有掩饰当事人的愤怒:“这一造谣诽谤、进行人身攻击、政治陷害事件,已造成广泛而恶劣的社会影响,我会已上报上级机关及有关部门极速查处,以正视听!并追究造谣滋事者的法律责任。

也许刘大为身为半官方组织的负责人,还可以借助中国美协的官方渠道得以正名。其他位列名单的“犹大”嫌疑人,是否还有为自己辩解的机会?

人肉“嫌疑人”之后,就是理直气壮的审判!

在到底谁是告密者的指认上,也有多个版本。每个版本都理直气壮得意洋洋有理有据论据充分浓墨重彩。

其中,最令人信服、并被广为传播的犹大嫌疑人指向了左派分子张清,作者还在标题中特意渲染了自己的重大发现:“告密者原来是他”。借助这个惊悚的标题,文章被许多微信微博大号转载,点赞转发者众多,迅速刷屏了朋友圈。比如一个名为“地产识局”的公众号,这篇文章的阅读量达到十万以上(微信对超过十万的阅读量都显示十万加,因此实际阅读过可能已过百万),点赞数也在10000以上。除了指认张清是告密者,作者还以张清做靶子,批判其制造饭局恐惧症,并得出结论“他人即地狱”。

文章指名道姓的说张清是视频制作人。事实果真如此吗?让我们先还原一下,整个事情的发酵其始于6日上午。

由于第一个毕福剑视频的新浪微博已经被删除。因此我只能搜索到到底是谁比较早的转发了这条微博。根据我的不完全检索,张清在4月6日上午十点转发并评论了这条微博。而在此之前,张清的微博中,并没有关于毕福剑视频的任何内容。

而在更早一些时候,也就是6号上午9:48的时候,就有一位女性微博用户转发并评论了这条微博(基于不骚扰用户的原则,匿名处理)。

那么为什么会指认张清呢?也许跟张清的立场有关。作为一个赤裸裸的左派,张清显然对批判毕福剑很上瘾,从4月6号至今,张清频繁发送了700多条微博,几乎条条与毕福剑有关,张清还呼吁严肃处理毕福剑。而其中一条微博,号召对毕福剑事件成为热点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坦率来说,我本人也对张清的言论和立场非常不认可。大部分尊重普世价值的人,也许都和张清不是同路人。这也许是指认张清的“法官”的高明之处,把张清当靶子,政治正确,能够同时满足人们批判左派和憎恶告密者的需求,一篇文章讨好两拨人,实现效益最大化。

此后张清发布声明,否认自己参与饭局,否认自己是告密者。当然了,张清似乎也不太地道,又把告密者的枪口指向了

除了张清,其他对于告密者嫌疑人还包括 所谓的美国使馆秘书、中情局特工白丹利。美国使馆一秘白丹利9英文名DanielBiers0,曾任美国在台协会政治组副组长,但是其真人照片,和饭局参与者的照片相差甚远。

但是所谓的正义之名,并不能赋予左右事实的特权。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特殊时期,到处可见的告密者颠覆了人性,摧毁了人伦的底线。但是并存的另一大危害,难道不是主观臆断、罔顾事实、随意栽赃的各种公开审判?这个寻找和审判告密者的游戏,本质上和四五十年前发生的事情有何区别呢?今天的各种人肉和公开审判就相当于贴满了大街小巷的大字报,与游街的胸牌。

可以同时讨论的例子是几天前的深航艳照门。

深航艳照门中,照片中的女性穿着深航服装,通过人肉,女主角被指认为深航的刘姓空姐,紧接着网络上又出现了空姐表姐等一众人物,并传言这位空姐已自杀。最后,按耐不住的深航官方发布声明说:深航确有这名空姐,但照片被PS过,属于对该空姐的恶意炒作中伤。考虑该乘务员情绪不稳定,深航暂将其停飞安抚。

我们该庆幸深航的及时声明和及时采取的停飞安抚措施。但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深航的声明远远抵消不了人肉假消息的负面效应。

到了4月11日上午,依然还有网站继续发布深航艳照门的各种图文消息,图说中依然指名道姓深航空姐。

更早些时候,2013年,还有店主怀疑女孩偷窃服装,把“嫌疑人”发布到网络泄愤,遭遇人肉的少女,因为不堪忍受铺天盖地的辱骂,跳河身亡。也许我们可以批评少女的脆弱以及店主的冷酷轻率,但是那些人肉者是不是也在推波助澜。

当然了,在人人猎奇的年代,要求网友完全辨认假新闻是异想天开的奢望,既然传谣难制止,那些动辄人肉审判他人的人,能否基于人性和道德,在每一次指名道姓之前,能够稍微迟疑一下?!那些恶意的公开审判和粗暴人肉,能否最终减少一点?

毕竟,你吐出去的一口唾液,射出去也许就是能杀人的一颗子弹。这是个人人都可以当法官,人人都可以表演正义化身的年代,也意味着人人都可能成为嫌疑人,人人都可能成为深航的刘xx。

篇四:毕福剑事件评论

一个民族是否伟大,那要看它给这个民族的民众带来多大的自由和民主,是否能容忍不同声音的存在,当一个民族如果它只是存在一种声音的时候,迟早会出问题的,因为美丽的谎言可以装饰虚伪的外表,但却吞噬了一个人的良知和希望。当一个人丧失良知的时候,他便会成为行尸走肉,在他的眼里,完全没有是非的观念,没有了正义与邪恶之分,彻头彻尾的成为独裁者的傀儡!他们时常会为自己的行为而感到自豪着,他们时常觉得自己很伟大,只要有人反对,那一个人必定是敌对分子,或是资本主义国家的走狗。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们遥望着满天的星星,看到那闪闪的星光之下有一颗颗鲜红跳动的心,这份自豪常常让他们忘记人类所追求的文明,忘记民族所追求的精神!

近来,有关中共央视主持人毕福剑因一段在私人宴席上嘲讽伟人的视频被暂时停播节目。该事件持续发酵,毕福剑事件录视频者遭网民人肉曝光,疑似北京东博书院的秘书长张清。央视声明称,央视主持人毕福剑在此次网络视频中的言论造成了严重社会影响,将对其作出严肃处理。

毕福剑事件成为各大的媒体头条,形成两种不同观点的碰撞,然而对毕福剑个人来讲,我不想说什么?只能说他倒霉而已,要知道,这只是在私底下与人的交谈,他不曾想会遭到其中有人录下来放到网上,引起空前的反饷,遭到拥护“伟人”等人的强烈不满,在这里我不想对这个事件做出什么评论,因为一直以来,这是中国左右思想存在着的不同分岐和看法,如果站在国家利益的角度上去看,我们是不应该有左右之分,要知道,不管是向左还是向右,一切以国家利益着想和中国未来考虑都是好的思想,是进步的思想。就像赞扬和批评一样,不是一昧的赞扬就显得高尚,当一个国家被赞扬声所包围的时候,很容易会出现“假大空”的现象,所以说适当的批评是弥补了其中的不足。而对于左与右之争,多少年了,我们可有见高下,但有一点,我们必须要承认,不管是左还是右,我们吸取思想精华,引领中国走向民主自由的道路便是正道!

毕福剑在事件发生后,(4月9日)晚,毕福剑在微博道歉,称一定吸取教训。毕福剑写道“我个人的言论在社会上造成了严重不良影响,我感到非常自责和痛心。我诚恳向社会公众致以深深的歉意。我作为公众人物,一定吸取教训,严格要求,严于律己。”对于毕福剑道歉,可能他认识到了自己的一些言词的不当,不符合当今的主旋律,然而对这样一个事件,人们最痛恨的却是那个将视频传上网的“告密者”,要知道,毕福剑言词有些不当,但也只是平常私下交流而已,并非是公共场所,要知道,在这个世上,谁人背后无人说是非,就算伟人,再伟大的人,他的身上也同样存有缺点,在不同的人眼里有不同的看法,那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而对于毕福剑来讲,他只是表达自己的真实的想法,总比起那些口是心非的人要真实的多,在这一点上,我是很欣赏毕福剑的!要知道,一个人只要想表达自己想要表达的思想,那是顶了不起的一件事情,比起睁眼说瞎话的人来讲,毕福剑也算是一条汉子!

对于毕福剑事件的发酵,录视频者被疑是东博书院的秘书长张清,是不是需要张清做个回应,他为何要把视频传到了网上,充当“告密者”,要知道,历来“告密者”都是没有什么好的下场的。在中国历史上有个告密者叫崇侯虎。纣王把九侯剁成肉酱,把鄂侯做成肉干,姬昌听说此事,忍不住长叹一声,不料被崇侯虎听到,遂跑到纣王那里告发姬昌,害得姬昌蹲了大狱。姬昌的手下开会研究捞人计划,给纣王送美女、珍宝,纣王才答应放人,并说:“算计你的是崇侯虎那小子!”姬昌随后找机会砍了崇侯虎。曹操杀了告密者苗泽和秦庆童。由此可见,告密者是不被人所喜欢,但告密者在我们的社会却无处不在,他(她)们总是想像着用告密的手段来换取主子的欢心,谋取一些利益,然而历来对告密者来讲,人品都是极差,往往都不会有好的下场,因为当主子们不再需要“告密者”的时候,往往他们便会成“替罪羊”!

毕福剑因“不雅视频”而烦事缠身,但是非曲直大家都是可以看清楚的,他的麻烦也只是暂时,但对于告密者嫌疑人来说,却遭到世人的耻笑,因为这种伎俩是非常可耻,但随着事件的淡息,毕福剑依然还是毕福剑,他就算被停职,至少还有人格做保障,但告密者呢?只能躲在阴暗的角落里看着外面灿烂的阳光!对于告密者来讲,多些阳光的心理吧,多些包容的心态,假设你不认同某人的观点,但至少他有说话的权利,就算他所说不合你脾味,有碍你领导的脸面,但至少他有表达的权利,这是每个公民不可剥夺,毕福剑他也不例外!

篇五:名嘴毕福剑不为人知的离婚内幕

名嘴毕福剑不为人知的离婚内幕

央视著名主持人毕福剑“饭局不雅事件”一直在网络上发酵,短短的1分15秒的视频,刷新了公众对其固有的认知。央视发布紧急通知:从4月8日零时至4月12日24时,全台各频道各栏目不许播出以毕福剑作为主持或嘉宾的节目。作为成名多年的央视主持人,此次口不择言之后将何去何从?但凡有点政治敏感的人,都会为其捏一把汗。如果不是被人拍下,并发布在网上,毕姥爷也许不会经受这般舆论的炙烤。聚会的餐桌上,本身就是一个相对私密的空间,尤其是亲朋好友之间基于彼此的信任,往往并不设防。那么,真实的毕福剑又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呢?

1991年,毕福剑与相恋多年的北广大学同班同学、一位漂亮的四川姑娘结婚。妻子当时在北京一家新闻单位当摄影记者,多次获得摄影大奖,比当时默默无闻的老毕名气大得多。后来,小女儿娇娇的出生,为这个幸福的家庭增添了不少乐趣。2004年在事业上刚有起色的毕福剑与发妻离异,妻子带着8岁的女儿去加拿大定居了。但对离婚原因他至今不愿多说。10年来毕福剑已近是国内电视节最著名的主持人。女儿现在每年都要飞回国内与父亲团聚。毕福剑给人的印象一直是笑眯着眼睛乐呵呵的,其家庭生活也很少被人提及,几乎没有人知道他现在他有没有再婚,

这是流传较广的离婚版本,而且可信度较高。据老毕好友尹相杰透露,老毕确实太忙了:“除了很多节目,还有各种各样的

晚会、活动,家庭上很多事情都会顾不过来,做了这个行业,注定是要有所牺牲的。”在2002年的时候,毕福剑的母亲因支气管扩张突发而病逝。父亲受到打击,也突患脑血栓,半身不遂、瘫痪在床。毕福剑在录制节目之外还要惦记父亲,更加难以顾及妻女。甚至女儿娇娇住院输液,毕福剑也难以分身去医院照看,最终妻子难以忍受,与毕福剑协议离婚,女儿娇娇由妻子抚养。老毕能有今天的成功,付出了比常人更多的艰辛。

还有一种未经证实的说法。称毕福剑离婚的真正原因,其实是因为女歌手周彦宏的“第三者插足”,从而在娱乐圈引发轩然大波。周彦宏和毕福剑一直来往甚密,细心的网友发现,在《梦想剧场》、《51七天乐》等节目中,周彦宏是常客,而且经常在节目中有很明显的调侃挑逗,甚至有毕福剑用手搂住周彦宏的镜头。对此,毕福剑大呼冤枉,甚至不惜发誓证明自己清白,而周彦宏则更加否认,在她心目中,老毕的个性简直就是个绯闻绝缘体,两人不过就是上节目合作而已。后来据周彦宏透露,那位爆料人已经道歉,事情最终也就不了了之。不过,绯闻一传,此后周彦宏与毕福剑再没有合作过。